搞明堂  > 所屬分類  >  課文教材   
[0] 評論[0] 編輯

徐安廬:學生時代的丘成桐(節錄)

閱讀導引

丘成桐:1949年出生於廣東汕頭,長於香港,著名數學家。先後就讀於培正中學和香港中文大學,後到美國升學,受業於當代微分幾何大師陳省身,於1982年獲數學界最高榮譽的菲爾玆獎。現為哈佛大學數學系系主任、香港中文大學數學科學研究所所長。

徐安廬:1991年出生,五歲時隨父母自台灣移居美國。12歲入讀華盛頓大學,16歲同時以3個學位畢業。後於史丹福大學醫學院攻讀博士,希望投入基因科學研究。

丘成桐在香港接受小學、中學以及大學教育,後留學美國,是著名的數學家。丘成桐出身於貧寒家庭,父親早逝對他來說是很大的打擊,但他能抱著積極的態度來面對。後來,他更成為舉世知名的數學家。試閱讀本文,看看從學生時代的丘成桐身上可以得到甚麼啟發。

本文選自《科學家的誕生:11位傑出華裔科學家訪談錄》,由美籍華裔天才徐安廬訪問丘成桐,內容經編者節錄。

作品主旨

通過記述丘成桐的成長經歷,表現出他認真求學、努力不懈的精神。

坎坷的童年

徐安廬:我知道您曾遭遇不少挫折。中學時,您父親就過世了。

丘成桐:很多人無法面對辛苦奮鬥之後,仍需面對失敗的挫折;如果你在早年就經歷這種考驗,反而能為後來的人生帶來正面的影響。以我自己為例,我不只家境貧寒,而且在14歲時父親就過世了:父親的驟逝,對我們這個家來說是一個很沉重的打擊,因為我們總共有八個兄弟姊妹,食指浩繁。迫於生計的壓力,我母親到處兼差,努力賺取家用。那段日子過得很辛苦,我也幾乎要中斷學業。【丘成桐父親之死,對他的家庭和他的家人是很大的打擊。】

父親的離開令我非常惶恐。我不相信父親死了--喔,那真的是一個很沉重的打擊;我不得不努力工作,試著讓自己忙得沒時間去想這個令人悲傷的事實。結果我真的學到很多很多事情。也能了解父親過去教給我的一些事理。父親教了我很多東西,例如中國文學和哲學等的相關知識,但不包括數學。我覺得對所有人來說,包括數學家和科學家在內,都應該對文學和哲學這類學科有基本的涉獵 -- 一名優秀的科學家,絕對不是只懂科學!

父親在世時教了我一堆我不了解或不想學的東西,在他過世以後,我才慢慢開始學著了解。因為他的過世帶給我的刺激太大了,讓我更想多學、多了解。
徐安廬:您是如何面對父親過世的打擊?

丘成桐:父親是我敬佩的對象。當你所敬佩、依賴的人消失或去世,你必須學會自己走下去。我從很的小時候,就知道要靠自己的力量做自己的工作。而且相信自己做得到;這種自我訓練很重要,對我的人生也很有幫助。

我不只學到自動自發地做學校的功課,也開始積極地閱讀課外書籍。我們家很窮,買不起書,所以我得在書店裏站著看,但是那不會令我沮喪;我能接受這些事。課堂外,我依然很用功,經常到圖書館看書。當時在香港很難買到正版的原文書,反而是台灣有很多盜版書,所以我就請朋友幫我從台灣偷帶書來。我們用盡各種辦法取得書、看書並學習新知。你們現在這一代很容易從網際網路上獲取資訊,比我們幸福得多;在幾十年前,我們根本得不到想要的書,書不容易取得,所以被視作很重要、很珍貴的物品。【丘成桐父親的死使他學懂自我訓練的重要,並且想盡辦法學習新知識。】

數學的美與一致性

徐安廬:您是甚麼時候發現自己喜歡數學的?

丘成桐:讀高中的時候;不過我那時的數學成績並不是最優異的。儘管我發現數學的美與一致性,卻沒真正看見數學的精妙堂奧,直到上了大學以後才有豁然開朗之感。

那時大部分的數學題目都是計算,但是除了計算,我還想接觸其他類型的題目。我曾說過,最重要的事就是思考,所以我讀很多書,讀一堆跟數學有關的書、思考書裏面的題目--如果你挑出一些題目、好好去想它,試著自己解出答案,通常就會碰上一些困難。這時你就可以在書裏找提示。

當我絞盡腦汁解出這些題目後,我開始幫自己出題目,這是我認為比較有挑戰性的地方:想出自己的題目也是我日後研究工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對我而言,思考教科書上沒有的問題,是一項很不錯的訓練。我愈常這麼練習,才發現原來老師也不是真正了解某些問題或課本裏的內容;不過我通常能夠把問題想得很透徹,得出一部分的解答來。這種結果讓我很振奮、很有成就感。到了大學階段,我已經掌握了大部分數學系學生需要理解的東西,直到接觸幾何學後,我才真正迷上了數學。

數學的每一個論述,都來自簡單的公設。我對邏輯學並不擅長,所以當我突然發現自己能夠拼湊出奠定數學學科的邏輯後,我興奮極了,因為這代表我知道這門學科是怎麼建構出來的!你想要在某方面進步、成功,很重要的就是要對它有熱情。了解這一點後,我表現得愈來愈好,開始能夠妥善處理許多事情。

從我的例子來說,一個人不需要是班上數學或科學成績最好的學生,將來才有機會在這個領域大放異彩;就某個角度來說,該科學業的優異成績對他日後的研究一定有所幫助,但更重要的是要深入思考,盡可能地多讀、多做研究。【丘成桐指出成功的因素,有賴於對該門學科的熱誠以及多作深入思考、研究。】

老師的影響

徐安廬:青年時代的老師對您的數學之路有甚麼影響?

丘成桐:我高中時有一位數學老師很會教數學,讓我覺得數學是一門很迷人的學科,完全不枯燥--如果一門學科顯得枯燥無趣,就很難令人對它著迷。唸大學時,還有一位名師對我很好,我們一起討論問題;這種經驗對我很有幫助。

我也結交了不少一起讀書的好朋友,有時我對他們課業上的幫助還多於他們給我的,但這個過程對我本人做學問有很大的好處。我也觀察老師,看他是怎麼解決問題,怎樣處理困難的題目,這些是很值得學習的地方。

我還記得我的高中物理老師,他竟然跟學生說物理很難懂。

其實他很和善,可是對剛開始接觸物理的學生,從老師口中聽到「物理很難、難得不得了」之類讓你泄氣的話,一定沒辦法激勵出你對這個科目的興趣。

幸好我的數學老師並沒有這樣做。現在我還是對物理有興趣,也仍在研究跟物理有關的數學問題,所以常常對自己在高中時代沒有養成更多的物理知識感到懊悔--高中或大學階段對培養物理的直覺是關鍵期。以我的物理老師來說,他只是不了解物理學這門學科,才會說出「物理爭很難」這種話。

在我們那個時代,沒有選擇資訊來源的權利,我們吸收資訊的管道就是高中老師;現在你們已經可以從網際網路或圖書館學到更多事情,也就不存在靠運氣碰到好老師的問題。當時我們別無選擇,但只要你願意,還是能夠通過閱讀課外書來突破限制、學到更完整的知識。

徐安廬:您在1966年進入香港中文大學數學系就讀。有沒有甚什麼令您印象深刻的事?

丘成桐:我記得有一位教授,布洛第博士(Dr. Brody),他要求每個學生各自負責數學課本裏的一章,然後盡可能找出該章裏的錯誤並加以訂正。這教我體認到不能全然相信教科書。諸如此類的作業鼓勵我們獨立思考,而這是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具備的特質。

【大學時一位數學老帥對丘成桐的影響。】

附件列表


0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

上一篇 余秋雨:讀一流的書    下一篇 環保的詩歌

同義詞

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