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明堂  > 所屬分類  >  社會科學    社會問題   
[8] 評論[0] 編輯

地產霸權

「地產霸權」一詞出自2005年出版的潘慧嫻著作《Land and the Ruling Class in Hong Kong》(中文版《地產霸權》於1010年出版,譯者為顏詩敏),其被引伸形容目前香港樓市,以至經濟環境被多家大型地產商壟斷的社會現象,並成為2011年香港七一遊行主題之一 —— 反地產霸權(Anti-developer Hegemony)。

地產霸權嚴重影響香港中、低下層市民的日常生活地產霸權嚴重影響香港中、低下層市民的日常生活
《地產霸權》揭示香港地產商對香港經濟的操控,啓發37歲自由工作者龐一鳴,展開「一年唔幫襯大地產商」行動,於一年期間不光顧地產商集團屬下企業,例如連鎖式餐廳,以杯葛大地產商。行動獲得傳媒關注及報導,包括蘋果日報及無綫電視時事節目星期日檔案等。

一開始在前言裡,潘慧嫻為中文版加了非常多的材料。裡面就說到,2009年的時候香港人均本地生產總值是跟瑞士一樣的,接近43000美元,但是香港貧富差距的堅尼係數卻高達43.4,僅次於中非共和國的43.6,而高於中國內地的41.5。香港是居住成本第三高的亞洲城市,是置業成本第四高的國際都會,比東京還高,香港零售商舖租金的高昂在全球排名第二,這個是一種病,她認為,這個病叫做高地價政策。

2009年,香港700萬人裡面有123萬人是在貧困線以下,也就是說,在香港走到街上去旅遊、購物去玩也好,你看到的7個人裡面,有一個人他的收入其實是在貧困線底下的。還有,10萬人居住在環境惡劣的籠屋。籠屋是什麼?是這樣的,香港有些老街區、老樓房非常陳舊。它裡面會把一些小房間,比如房間大概是20平米,把它隔成一個一個像做火車的硬臥一樣的床鋪,大概有3層床鋪,一層床鋪用個籠子把它圍起來,這個就當做一個房子租出去,也就是一張床大小的一個空間,然後你在裡面吃、睡、住,這就是你的房子了。

為什麼住這樣的房子呢?那當然是因為你負擔不起一個比較寬敞的空間,一個正常的空間,而住這樣的地方的人多半是一些非常窮困的人或者年紀大、失去工作能力、又沒有人照顧的人。香港老人的社會福利又不太好,那麼所以就有不少上了年紀,失去工作能力的退休人仕住在這樣的籠屋裡面,潘慧嫻告訴我們這種人有10萬人。反觀李嘉誠,新鴻基的郭氏兄弟,還有李兆基這些超級富豪,登上了福布斯富豪榜,躋身全球50大富豪之列,資產淨值分別是1260億港元,820億港元以及700億港元。與2003年的資產淨值比較,李嘉誠的財富增長了107%。

到了2010年5月,這些經濟巨頭,她所說的這六大家族,他們控制了香港股市總市值的14.7%,而在1991年到1994年期間,70%的香港新落成的私人房屋是來自7家地產商,55%來自其中的4家。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一個狀況,到底這裡面有沒有一個壟斷的問題呢?作者就指出了一個香港很多人知道的問題,就是香港的高地價政策。高地價政策是怎麼回事?它緣起實際上是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當時中國政府害怕港英政府把香港最重要的資產,就是土地,在他們撤出前大量的拋售,使得後來的特區政府沒有足夠的土地儲備發展,也沒有足夠的土地賣地的收入來源作為財政的支撐;而另一方面英國政府也有動機,希望香港的樓價慢慢高起來,顯得香港人好像對香港經濟非常有信心似的。於是當年開始規定每年的土地供應只有50公頃,使得在1985年到1997年的之間,香港的土地價格不斷的飆升。

賣地的收入就成為政府的主要收入來源,而不是稅收,因此可以使得香港維持一個自由經濟港的美名,就是非常非常低的稅收,好像對商人來講非常好,那是因為政府不靠收你的稅來掙錢,而是靠賣地。但是問題就來了,這個賣地的收入這麼高也就是土地價值高,土地價值高樓房就貴,租金也貴,在另一方面增重了大家的營商成本跟生活成本,哪怕你交的稅其實並不多。因此很多人就認為,香港的高地價政策其實是讓所有的商戶跟平民小百姓在交一種間接稅。

香港不搞「強制拆遷」 政府「巧取豪奪」有高招昨天我們說到香港的高地價政策,其實是今天香港很多產業無法發展的主要原因--地價成本太高了。我舉個簡單的例子,各位來香港旅遊也許不知道,你在餐廳坐下來吃頓飯,你給的這筆錢裡面大概有五到六成,其實是給這個東家拿去交租金的。你算算你吃的這頓飯,比如說你吃一頓飯給了港幣100塊,裡面有50塊拿去交租,剩下50塊是什麼呢?就是水電、火啊、煤氣、燃料,然後這個人工,最後剩下一個食物成本。那你可以想像這個店家如果多賺點錢的話,他能夠做的是什麼,要不就是提高價錢,但你負擔不起,要不就壓低價錢,但是也同時壓低食物的成本。

終於香港現在出現一個問題,就是我們都感覺到日常在街上吃東西,水準是日益下降,除非你非常有錢出幾千塊錢一頓飯,那你去吃那些米芝蓮三星沒問題,是不是?在食物上你就能看出香港的貧富差距的嚴重了。

她提到,這些地產商當年就是非常積極的、非常聰明的,在很好的機會入市,那是資本家的聰明,不可怪他們,但是後來的情況就不一樣。比如說,1999年香港特區政府居然在沒有公開招標的情況下,把一個很珍貴的數碼港地皮批給李澤楷的電訊盈科,說是要發展高科技產業,最後變成了一棟非常昂貴、有無敵海景的貴價豪宅樓房。

香港除了賣地之外還有另一種處置土地的方法,就是由市區重建舊區,把老百姓的舊房子收購回來,然後把土地轉賣給地產商發展。過去這麼多年來,香港其實一直有些老地方、老街坊,他們不想搬,但是政府要收他們的地,當然不會像大陸很多地方一樣鬧強制拆遷。可是有種陰謀詭計,巧取豪奪也不在話下,就是現在政府把強制拍賣的門攔在降低了。過去一個發展商要收購一個大樓,只有九層業主同意賣給它的話,剩下一層反對,發展商都可以申請要強制拿掉他的房子,現在政府幫忙了,把門檻降至八成,也就是說一棟樓10戶人家,只要有8個人同意賣給我,另外兩個人反對,我就可以不管他了。

舊區重建和地鐵站上面的地皮交出去的過程,是沒有公開拍賣的。它是公開競投,各發展商入標,政府的部門就內部閉門考慮。他們考慮就比如說第一是財政實力,這財政實力當然是越大的發展商越有實力,越有機會中標。第二,還要看你過去的往績,就是說你過去賺不賺錢啊?你過去能賺錢,我就給你,所以搞來搞去,始終都是一些大地產商能夠拿到這些重建的地皮,跟地鐵站上蓋交通位置最好的黃金地點的地皮。於是他們就會更加坐大,而政府又沒有公平競爭法去處置他們,所以說香港是個自由港,但是香港其實在很多方面並不符合資本主義所講的這種追求完全競爭市場的一個理念。

各政黨、團體紛紛行動起來反地產霸權各政黨、團體紛紛行動起來反地產霸權
在一些樓市高峰期的時候,香港的公開土地拍賣會很好玩的。拍一個特別小的,不起眼的小地皮,這時候一些小型發展商,覺得這總算輪到他們有口剩飯吃了,有機會進去投標拍賣,你就會看到像長江實業這些大集團他們也派人進去舉手,但其實他們並不是真的想要那塊地,他們是要把地價一路搶高,10億,15億這麼上去,在非常恰當的時期他舉一舉手,讓他家上一個億、兩個億,甚至三個億。把地價抬高幹嘛呢?它給市場製造出來一個訊息就是,你看,這個交頭非常旺盛,投資的地產商都覺得未來地皮會越來越貴,蓋的樓房出來也會越來越貴,於是這些大地產商囤積起來的樓盤、樓房的價值就憑這麼一個兩個簡單舉手動作,又可以進一步推高了。

不止如此,真正講到壟斷我們必須注意香港的一些地產集團,還有各種各樣的行業,各種各樣的經營。比如說像香港的電力公司,香港電燈,整個香港島都是他一家獨吞。香港的電力不是一個完全競爭的市場,不像歐美等國家開放電網,我們是兩家公司瓜分了香港跟九龍兩大塊地方。煤氣也是一家公司獨佔、幾個公共大巴公司也是幾家地產商的、香港兩個最大的連鎖超級市場也是兩個大地產商的。這就是一個橫向的壟斷,使得很多小資本的經營者,很難進入這個市場裡面跟他們玩。

這書裡面舉了一個非常有名的案例。當年香港商人黎智英開了一個網上購物的「蘋果促銷」,想用網絡的方法去對抗兩大超級市場,結果這兩大超級市場就反過來威脅那些賣貨品給超級市場的供應商說,「如果你們敢拿貨交給他,我們就不跟你買」,用這樣的方法逼黎智英要向海外買可樂回來供應給香港的市場,當然他就撐不下去了。事實上,大陸現在開得到處都是的家樂福,當年也來過香港,還是幹不過這兩家,因為他們就是有辦法去壓迫供應商。

不止如此,我們還要注意香港的租金高昂,是只升不降的。例如說2003年沙士的時候,當時香港經濟非常糟,小食品店、餐廳、賣東西、零售商苦不堪言,於是他們向業主提出減租的要求,但是絕大部分都被拒絕了。相反的經濟好的時候他加租是毫不猶豫的,所以這個租金是有的加,減的情況非常少。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他租給你,他還要收跟你的盈利掛鉤的租金,也就是說你賣衣服,你必須每個月向你的業主報告,賺了多少錢,然後他收取的租金要跟你的業績來衡量,也就是說你賺錢賺多了,他的租金就要更多。

另外,在香港買房子的人不可不知道,你千萬別以為買了那個房子之後,從此之後你就跟這個發展商沒關係了。不是的,因為他每個月還要收取你15%左右的管理費用,管的是比如說掃掃垃圾什麼,但是這些東西到底值不值15%,這些保安到底值不值這個價錢呢?不管了,反正也是經濟好的時候他還要增長,你買了一套房子,但是賣房子給你的這個人,以後一輩子還要繼續每個月賺你的錢。

附件列表


8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

上一篇 雙非與單非    下一篇 iPhone 4 與 iPhone 4S 外觀及性能上的分別?

同義詞

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