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明堂  > 所屬分類  >  實用資料   
[0] 評論[0] 編輯

兆佳:香港回歸與李小龍搏擊

明年七月一日就是香港回歸祖國的日子,這將是全世界都矚目的大新聞,因此國際著名的傳播機構都已籌備制作特輯。例如日本一家有全國主要電視網的機構將要播放“小龍”香港,介紹亞洲四“小龍”之一的香港(從鴉片戰爭起始的中英關系)整個曆史。

李小龍在香港的真實情況,國內並不完全了解。隨著香港的回歸,必將有助於認識真實的李小龍。

為了讓大家先睹為快,本文收集一部分香港資料予以介紹。

一九九三年由詠春體育會出版的“葉問宗師百年誕辰紀念特刊”,其中有‘葉問宗師年譜’,由葉問長子葉准編寫,據認為是最具權威的。年譜中有李小龍在九龍油麻地利達街拜師(1956)。從年譜中發現,所有葉問在港嫡傳弟子,比較有名的全部在詠春體育會內,例如特刊的編委葉准、葉正、徐尚田、黃淳樑、肖煜民都是。當然,老資格的駱耀也在會內。此會是香港的武術團體中第一個注冊團體,成立最早的詠春派龍頭,永遠會長葉問宗師。葉問逝世後,由喪禮至山墳都由詠春體育會處理,發給同門函件亦是以之為名義,無形中就成為詠春派的‘核心領導’了。關於詠春派與詠春或永春之間的關系,今據葉問在世時曾對弟子說過,不能混淆。

李小龍逝世二十二周年之際,香港播放了傳記式的電視片“李小龍之死”,片中指出了李小龍逝世後,香港出現了許多以‘小龍’為名的武打演員,他們與李小龍毫無關系,例如片中一位李小龍(最著名飾演李小龍的演員何中道)自己說,利用‘小龍’名字含有騙取觀眾的成分。真實的李小龍搏擊應是以詠春理論為主。他在十六歲時拜詠春派掌門人葉問為師,並在師兄黃淳樑家中閉門深造一年半有多,打好堅實的功夫基礎。無論他參加西洋拳擊校際賽或同別派講手(實戰的徒手比武),都運用了詠春理論。

他到了美國,開始教的是詠春拳,在長堤國際空手道大賽中表演的中國功夫,也是詠春的‘蔽目黐手’、‘寸勁’等,並成為他一生光輝成就的轉折點。

他自創的截拳道,其核心思想仍是詠春理論。可以說沒有詠春拳,就沒有截拳道。

葉問逝世後,傳播界對李小龍曾有不利傳言,因此詠春派有影響的門人首次對外公開講話。大師兄梁相說:“李小龍自立門派,成為一門宗師,但不容否認,他大部分的功夫乃是以詠春為根本。”李小龍的授業師兄黃淳樑說:“李小龍是詠春弟子,無論他作何表示,這是一件確確實實,無可置疑的事實。他與我同是葉問宗師的門徒,我是他的師兄,少時我倆切磋武功,親似手足。他到美後,多年來仍與我通信。”

李小龍寫信給黃淳樑也說:“我是感謝你和師父在港時多多指導我詠春門徑,其實是多得你使我多去走現實路。”

李小龍在美國另創截拳道,但由於英年早逝,來不及提出完整的理論及技術體系。據其授業師兄認為,截拳道與詠春理念基本一樣,只是演譯不同。例如著名的“以無限為有限,以無法為有法”。是學過哲學的他吸取了詠春是否定招式的理論“無招勝有招”去演譯成道家的深奧哲理。

詠春的黐(粵語粘貼之意)手仍然是截拳道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它的鍛煉條件反射應變能力,就是否定招式的重要科學依據之一。

詠春的日字沖拳爆發力本來沒有‘寸勁’的名稱,是李小龍首先提出來的。當然截拳道也沿用了,而且是截拳道最常用和最重要的直拳擊法。

截拳道的保持中線出拳可以占很大優勢,是取自詠春的中線理念。詠春拳的精簡實用直接了當的最短距離理論和講求經濟效益,截拳道也同樣強調。

至於截拳道的腿法,李小龍同詠春派一樣,始終強調實用的低踢。他在長堤國際空手道大賽中結識了當屆空手道冠軍的卓.羅禮士,開始注意了高踢法。羅禮士學中國功夫,李小龍則學高踢法。從此李小龍的名稱就在他的電影中成了名,但只限於表演或體育的格鬥運動。雖然羅禮士和李俊九(李小龍另一好友,美國跆拳道之父),他們都可以任何角度及任何高度起腳進行攻擊,踢出來的威力似乎沒有減弱,但在沒有規則限制的徒手近體實戰之中卻甚難發揮,只有在兩人距離較遠情況下或許得逞。泰拳只是被拳套束縛和受規則限制的格鬥運動,但可從直擊制派系空手道的‘極真空手’(無拳套徒手,受規則限制手不能擊頭,但腳可以,國際賽事中看到,以高踢取勝的機會甚少)。

有人曾給黃淳樑看中文譯本的《李小龍技擊法》,據說著者中有李小龍本人。他只看了一部分,就沒有興趣看下去,認為李的技擊法並非如此。他懷疑此書是否李小龍所著。

雖然李小龍可能在美國時摸索自己的技擊法,例如側身用前手直拳快攻的西洋擊劍招式(有招),但是遇到詠春‘朝面追形’的正身雙手,去對付側身單手在前的進攻(即雙手對單手時),後者並不占便宜。因此當他回到香港後,同授業師兄‘講手’切磋時並未使用出來,仍用詠春馬法搏擊,而且過招時從未有機會起腳(近體戰雙手控制下起腳難)。

李小龍逝世前,他曾就截拳道問題特邀師兄黃淳當屆空手道冠軍的卓.羅禮士,開始注意了高踢法。羅禮士學中國功夫,李小龍則學高踢法。從此李小龍的名稱就在他的電影中成了名,但只限於表演或體育的格鬥運動。雖然羅禮士和李俊九(李小龍另一好友,美國跆拳道之父),他們都可以任何角度及任何高度起腳進行攻擊,踢出來的威力似乎沒有減弱,但在沒有規則限制的徒手近體實戰之中卻甚難發揮,只有在兩人距離較遠情況下或許得逞。泰拳只是被拳套束縛和受規則限制的格鬥運動,但可從直擊制派系空手道的‘極真空手’(無拳套徒手,受規則限制手不能擊頭,但腳可以,國際賽事中看到,以高踢取勝的機會甚少)。

有人曾給黃淳樑看中文譯本的《李小龍技擊法》,據說著者中有李小龍本人。他只看了一部分,就沒有興趣看下去,認為李的技擊法並非如此。他懷疑此書是否李小龍所著。

雖然李小龍可能在美國時摸索自己的技擊法,例如側身用前手直拳快攻的西洋擊劍招式(有招),但是遇到詠春‘朝面追形’的正身雙手,去對付側身單手在前的進攻(即雙手對單手時),後者並不占便宜。因此當他回到香港後,同授業師兄‘講手’切磋時並未使用出來,仍用詠春馬法搏擊,而且過招時從未有機會起腳(近體戰雙手控制下起腳難)。

李小龍逝世前,他曾就截拳道問題特邀師兄黃淳樑到九龍塘‘梅鶴小築’(“梅”字草體,一說是“棲”字)他的家中,專門討論了十一小時,閉門暢淡和講手驗證時,他們的兩位夫人均被屏於房外。師兄認為截拳道只不過是一個名字。詠春拳也如此。李小龍換了別的名字不會變成另一個人。名字真是那麼重要嗎?重要的還是實質。詠春其實是一個武術的構思,如果換了別的名字去達到這個構思,不就是可以了嗎?管它的名字叫什麼,如今他因名字困惑了,那不就是執著嗎?截拳道也許只屬於李小龍自己,因為他曾經過長期的詠春訓練,鍛煉條件反射所致,遇上情況可以快速自動反應,達到以無招勝有招的地步,他的弟子中能有幾個可以達到他的地步呢?於是李小龍苦笑了,舒了一口氣說:“假如我能收回截拳道的話,我希望收回它。”

截拳道只在美國有影響,李在香港並未成立截拳道武館,近來據說有個別人宣稱在香港成立了截拳道組織,但連電話都未登記無法找到。

截拳道在美國的影響,可從今年六月的《黑帶》雜志和四月的《功夫內幕》雜志中看到李小龍仍然為美國人所喜愛。他為中國功夫在世界任何角落的享譽奠定了豐功偉績。

從《黑帶》中,也看到了成龍的介紹。以前香港的《武道》月刊曾有一篇“成龍與李小龍”的文章,他們都是已故導演羅維先後執導過的演員。李小龍當紅時,成龍還默默無聞。李小龍最反感功勞歸於羅維。認為應歸於自己,因而同羅維分手改為自導自演。文中認為“成龍是成龍,李小龍是李小龍。把二人連在一起,很易使人誤會。他們的武藝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李小龍的武術,是真真正正的武術。成龍的武術是雜技式的武術,最少,他們在影片中的表現是如此。這是成龍也承認的”。

在《功夫內幕》中,也刊載了石刻的葉問宗師之泳春“聖經”(名句),很多是李小龍所遵從的搏擊理念。

近年湧現的柔術、巴西柔術、格雷斯-柔術,在兩本雜志中都有不少內容,尤其是今年六月的《黑帶》中所謂《“終極(有譯“頂峰”)格鬥賽冠軍》寫給世界重量級拳王泰森的公開挑戰書,他就是勞思.格雷斯本人(一年半之前,詠春葉問宗師的第五代傳人亦曾在美國向勞思.格雷斯公開挑戰,後者並未應戰)。其實,格雷斯-柔術並非沒有規則限制的真正實戰,它仍然限制插眼,襲檔(GROIN)和牙咬。小國功夫的特點就是善打要害,如果有了限制,必然有利於格雷斯-柔術的打法。
格雷斯-柔術(有規則限制)的特色,就是前撲近身抓抱(GRAPPLING),在逼使對手失穩下多數采取抱腰摔,再使用騎馬式地上法制服對手,例如左右手拳擊或擒拿方法。因此如要對付,就要用沒有規則限制的實戰方式,例如最好要有中國式摔跤的底子,應付對手的抓抱和抱腰摔,而在糾纏的地上戰時可動用詠春標指理念,在臨危時應急,攻擊騎馬人的要害,包括眼、喉、檔部等(尤其檔部是騎馬人不易躲避的要害)。李小龍寫給黃淳樑的信中,已提到要學摔跤,而不單只練詠春拳法。其實摔跤也是鍛煉條件反射,不過對於柔道、西方摔跤來說,它們都不如中國式摔跤對付格雷斯-柔術的站立摔有效,尤其是山西的“摸泥鰍”更具實戰性。

根據考證,中國式摔跤是由蒙人著裝摔跤、滿人著裝摔跤演變而來的。世界上最早的著裝摔跤,恐怕就應屬於蒙古摔跤了,它的另一支就是俄國格魯吉亞摔跤等,因此俄國“桑勃”著裝摔跤,同我們摔跤是有淵源的。

黃淳樑的“詠春拳學”認為可以運用於李小龍提出的截拳道之中,也可以運用於中國式摔跤散打之中以及柔術的地上法之中,因此可以稱為近體戰的“實戰拳學”,稱不稱“詠春”都可以。國內對詠春拳了解不夠,要真正了解截拳道,恐怕首先要了解詠春拳理論的科學化和現代化。

附件列表


0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

上一篇 良彪:李小龍的東方拳擊格鬥技術    下一篇 香港生態旅遊

同義詞

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