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明堂  > 所屬分類  >  各類雜文   
[0] 評論[0] 編輯

髮夾

    菲菲在舞場認識的朋友,沒有一個相信菲菲是做學護的。連跟菲菲拍拖四年的男朋友阿天,都覺得做學護的菲菲是另一個人。甚至菲菲自己也想,也許當學護的自己和出去玩的自己,唯一相關的地方就只是都戴髮夾。
  在髮夾重新流行起來之前,菲菲已經是束髮高手。小時候媽媽最喜歡把弄菲菲的頭髮,最高紀錄同時紮了二十一條辮子。上中學時菲菲的髮辮天天新款,看得同學們目不暇給。後來髮夾當道,菲菲就更加駕輕就熟了,無論大夾細夾,排列或交叉,大波浪還是小辮子,純銀殘是色彩繽紛,菲菲都無人能及,跳舞甩頭甩髻,一整晚都纖毫不亂。至於當學護,頭髮都束在學護帽裏面,用最普通的黑髮夾固定,別無花巧,菲菲都戴得比別人好看。
    人們都說已經很少女孩子肯加入護士這種厭惡性行業了,尤其是像菲菲這樣的女孩,菲菲也從不辯解,只有很少人知道其實是因為菲菲的母親早死。菲菲對學護的工作應付自如,也不怕血和死人,唯獨是在男外科病房實習的時候有點神不守舍。下班後菲菲就大變身,換上流行衫裙,插滿一頭髮夾,把腦袋釘得死死,和阿天到舞場去發狂扭動身體,直至筋疲力竭,就覺得,活著真好。
    鬍子在男外科病房只住了三個星期,期間菲菲竟然犯了三次錯,其中一次差點把一個病人的氧氣管和葡萄糖管駁蠟了,給護士長痛駡了一頓。其實鬍子並沒有留鬍子,而且年紀輕輕,二十一歲,在大學念社會學。只是姓胡,留院初期沒帶剃刀,滿面鬍根,菲菲就笑稱他做鬍子。鬍子是坐巴士遇交通意外入醫院的,撞斷了一條腿,打了石膏,不能走路,躺在床上,整天在看書,或是拿著筆寫東西。問他寫甚麼,他就說是寫詩,又給菲菲看那些有一句沒一句的手跡。護士們都拿這個跛腳詩人開玩笑,菲菲也笑。晚上當夜班,鬍子按鈴要便壺,菲菲竟然臉頰燙燙的,幸好病房已經關了燈。
    阿天對菲菲的學護工作頗有微言,抱怨她身上總有消毒藥水味,過分講究衛生,做愛又迫他戴安全套。多次叫她轉業,她都無動於衷。菲菲有時工作太累,甚至不去玩了,索性倒頭便睡,髮夾也不除,第二天醒來掉了一床,有時紮在臉上,像刺,很痛。
    鬍子出院那天,送了一首詩給菲菲,寫在空白的病歷表上面,題為<胡桃夾子> ,又告訴菲菲自己和朋友們辦詩刊,將來寄一本給她。菲菲別臉想了想,從記事簿撕下一頁,寫了自己的地址,往頭上拔下兩枝髮夾,一枝把地址夾在鬍子的書上,一枝把那首詩夾在自己的記事簿上。
    後來一直也沒有收到鬍子說的詩刊。三個月後的聖誕前夕,菲菲和阿天到大學的舞會玩,看到鬍子摟著一個女孩子跳慢舞,腿好像已經復元了。走的時候,大家在會場外碰面,鬍子卻沒有打招呼。菲菲回家後就使勁的拔掉一頭二十幾個髮夾,第二天早上起來,發現髮夾全都一夜生了銹。


附件列表


0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

上一篇 蒟篛    下一篇 吊帶背心

同義詞

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