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明堂  > 所屬分類  >  各類雜文   
[0] 評論[0] 編輯

吊帶背心

    劉詩雅的大學女同學,私下對她都不帶好感,說她在男生甚至是在男教授跟前賣媚態;劉詩雅的大學男同學,卻沒有誰不對她讚不絕口,巴不得能跟她搭上一兩句,或者能在課堂上佔得她周邊的座位。討厭劉詩雅的人和傾慕劉詩雅的人,著眼點都是她身上幾乎每天不改的吊帶背心。
    劉詩雅獨愛吊帶背心,整個衣櫃都是各種式樣和顏色的吊帶背心,有時連她自己也驚奇,這種布少而極簡的衣物竟然也可以有如此無窮的變化。大熱天時自不用說,秋涼就在吊帶背心外加恤衫或小外套,就算是在大寒天,一進入室內暖烘處,大衣毛衣一脫,夾面照樣是一件小吊帶衫。
    事實上劉詩雅並不過於刻意妝扮,幾乎不施脂粉,頭髮素直垂肩,小巧的鼻樑上架一副細黑線眼鏡,但反而更見眉清目秀。人也少話,樣子不是在用心聽講,就是心不在焉。人家視為拒人千里,越加強化女男同學的相反效應。
    劉詩雅之前念的是四等中學,第一次考大學,全班沒一人考上,痛定思痛,十二人決定自修重考,組成『成功之母社』,互相支援鼓勵。劉詩雅本無意重考,後又改變主意,平日在影碟出租店工作,週末到一個社員家裏開的茶餐廳上經濟科補習班。補習班老師姓郭,是母校老師,教過她們一年,三十多歲的已婚男人。郭老師起先頗不情願,問明參加者,終於還是答應了,而且不收分文。結果第二年四人考上了,三人落榜,五人早已半途而廢。劉詩雅考上了工商管理學系,而且開始穿吊帶背心,衣不離體。
    大學二年班學期終,老教授多次要求劉詩雅修改她的學期論文,每於午後約見討論,延至黑夜。結果這年劉詩雅成績全班之冠。
    同年暑假,大學泳隊習訓,男泳員無不頻頻望向在觀眾席上看書的劉詩雅,後生小子們於是一劃一撥格外起勁。習訓後工程系泳手陳慶賢搶先爬上石階,高高的立在劉詩雅前面,說:一起走吧!劉詩雅抬頭,隔著水清眼鏡片看他,站起來,把書抱在颯爽胸口,無聲的走在陳慶賢旁邊,粗黑手臂與柔白肩膀,見者皆絕倒。陳慶賢自此輕飄飄的仿若靈魂出竅,唯獨有一事百思不解,一直耿在心中。在長洲度假屋中,他和劉詩雅做了第一次愛,但她怎樣也不肯脫下身上唯一的吊帶背心。
    大學聯招放榜之後,『成功之母社』的成員請郭老師上茶樓,算是謝師。一頓飯出來,各自散去,劉詩雅和郭老師並肩立於巴士站,八月熱浪一波一波搖晃著他們的身體,她甚至嗅得到他身上蒸騰著的汗味。郭老師談到他剛出世的小兒子,忽然就說:我一直覺得你有一種好妻子的氣質,我完全可以想像到你幾年後結了婚的模樣。劉詩雅不禁好笑:那是甚麼模樣?郭老師說:就是你現在這個模樣囉,穿著吊帶背心,就是這樣。郭老師的車來了,劉詩雅在巴士站前揚揚手,修削的臂膀在陽光中發亮,差點刺得郭老師睜不開眼來。

附件列表


0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

上一篇 髮夾    下一篇 少女標本

同義詞

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