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明堂  > 所屬分類  >  各類雜文   
[0] 評論[0] 編輯

百褶裙

    程小麗第一天走進中七A課室,點名點到葉家樹,聽到有人冷冷的應了一聾,望向坐在角落裏的一個男孩,就覺得他很像《情書》中的高傲男生藤井樹。
    程小麗大學畢業便回到母校任教,一教便是三年,感覺中就像從來沒有離開過。從前的老師變成了現在的同事,但依然把她當小女生看待,她也沒所謂,心裏樂得安穩。程小麗天生個子纖小,白嫩嫩的,又細聲細氣,不是穿套裝的話,樣子比畢生還稚氣。頭二年教低中年級還好,第三年臨開課一個中七老師突然離
職,校長一向寵愛程小麗,就派她替上。程小麗努力備課,不願辜負校長厚望,但第一天就給葉家樹打亂了陣腳。
    教中七A比預想中順利,程小麗又不擺架子,同學多半喜歡她,但由於生性拘謹和缺乏自信,程小麗和學生總保持一段安全的距離,在課上態度親切,在課外卻很少和學生特別熟絡。不過這安全線澴是給葉家樹突如其來的攻破了。
    學期開始不久,葉家樹便開始寫信給程小麗。他的信很短,都是寫在功課或測驗答題後面。程小麗過後回想,如果她能夠在第一次發生這種情形的時候,果斷地把他揭發出來,就不會有以後的一連串發展。聽到這個班中孤獨少年的內心告白,程小麗起先是出於老師的責任而給他回信,後來卻漸漸涉入了自己的回憶
和情感,超出了輔導的範圍而接近於心聲的吐露了。
    時間越久,程小麗就越覺得不能把兩人的秘密通信公開,因為這無疑等於出賣對方的信任。最終程小麗覺得有需要約葉家樹出來,講清楚彼此的關係。她把要說的大道理反覆演練了幾十遍,當場卻一句也說不出來,兩人都陷在沉默中,呆站在火車橋旁邊,然後程小麗就讓葉家樹拖了她的手。
    那個晚上的事卻給同學碰見,向校長告發。第二天兩人就被召喚問話,程小麗支吾其辭,葉家樹卻直認不諱。校長為維護程小麗,認定是葉家樹侵犯老師,堅持要他立即退學。事情僵持不下,校長叫程小麗先行回家。
    程小麗呆坐家中等待裁決,看見床上躺著妹妹剛買回來的灰色百褶裙,這年秋冬的流行款式,和她學校的校服裙很相似。不知是甚麼驅使,拿來試穿,在鏡子中一照,灑脫脫就是六年前那個中七女生。腰身一擺,百褶裙揚起,她彷彿感到自己在學校操場上跑,手中捏著一封給一個同班男生的信,一封她一直也沒有
勇氣交出的信,但他今天因為犯事要給逐出校門了,她聽到消息,就從課室衝出來,往校門直奔而去,裙子在風中捲起,雙腿衝開空氣,但一切都太遲了。那是程小麗第一次也是至今唯一的一次戀愛。
    程小麗穿著那條百褶裙衝出家門,往學校跑去,心中默念著:


附件列表


0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

上一篇 漁夫帽    下一篇 日劇萬歲

同義詞

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