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明堂  > 所屬分類  >  各類雜文   
[0] 評論[0] 編輯

漁夫褸

    那天張常卓經過小公園的幽僻小路的時候,迎面晃來一件空蕩蕩的鮮紅色漁夫褸,定神一看,才知道那是尤英。這女孩手腳瘦瘦的,架起厚重的火褸,在黃昏半亮的街燈下,見衫不見人。張常卓也不知她究竟是剛巧路過,還是一直在等著,只見她開口就問:張sir一個人嗎?
    張常卓每天下課後也在學校留得很晚:補課、搞課外活動或者改習作。之後必定會穿過小公園到舊區那邊吃飯,一路上也會碰見住在附近的學生,但尤英去年已經離校,一直也沒有回來過,所以這天突然的重遇令張常桌有點愕然。但他沒有拒絕,和尤英來到一家茶餐廳坐下,見她也沒怎麼變,除了左半邊頭髮染了紅色。從前尤英有情緒問題,寧願來找張常卓也不找輔導老師,張常桌自以為因為從不說教,像朋友,尤英所說的卻是,因為他的灰白頭髮。事實上張常卓只三十五歲,也不知道白髮跟信任有甚麼關係。後來尤英和鄰校的一個男生發生關係,家長卻一口咬定是強姦,鬧上學校,張常卓對尤英的事早已知情,受了指責,以後就不再和學生談感情事。尤英還沒畢業就離了校。
    在茶餐廳中,尤英甚麼都不吃,只飲凍檸茶。入冬之初天氣冷了一陣,後來回暖,簡直像初夏,尤英卻穿這樣厚厚的一件漁夫褸,在室內也不除下,張常卓就問:你唔熱嘅咩?尤英卻答:我裏面甚麼都沒穿你信唔信?說罷就神秘地笑。張常卓於是就覺得:尤英是回來報復的。
    自此尤英每天黃昏也在那條小路上等張常卓,他卻不避開,晚飯都和她一起吃。她一直穿那件紅色漁夫褸.長及膝蓋,鈕都扣上,只露出尖尖的臉,蒼白的手指和小腿。張常卓的目光有時候難免落在那排牛角狀木鈕和繩子釦上,覺得那鬆鬆的糾纏隨時也會甩脫。尤英察覺到他的眼神,就說:我給那人捅了十幾刀,自胸口到肚子下面,要唔要睇下?張常卓才懂得遲緩的問:你這些日子怎麼過?尤英佯作解開漁夫褸的紐釦,說:這樣過。張就問:為甚麼要這樣?尤英突然就笑了出來:這和慾望無關。
    一晚飯後悶熱異常,張常卓捲起衫袖,尤英耳根冒汗,幾條細細的雛髮貼在額上。他們瞎逛著,竟就回到那條幽暗的公園小路,尢英突然擺在張常卓前面,問:你究竟信唔信我?張就再問:為甚麼要這樣?尤英就說:因為沒錢,東西都給偷光了,逃出來的時候身上甚麼都沒有,你信唔信?望望四周,確定沒有人,又說:給我錢,我讓你看。說著,雙手放在紐釦上。張常卓掏出錢包,把裏面的三千元都塞進漁夫褸的大口袋中,轉身就走。尤英在後面大聲問:張常卓,你為甚麼老是一個人?張沒答她,走了幾步,見沒有聲音,回過頭來,卻不見了尤英的蹤影。抬頭看見小坡樹上吊著一個紅色的影子,一晃一晃,爬過去一抓,卻是一件空空的漁夫褸、沉沉的,口袋裏還塞著三幹元。


附件列表


0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

上一篇 扭繩頭    下一篇 牛仔帽

同義詞

暫無同義詞